Wednesday, December 31, 2008

年已盡、恁無眠 (516)

二零零八塵已盡,窗外月映寒;記得從前歌舞罷,金步飄搖影絕。去去仙蹤,落落層雲,一處業隨心。

千年極目又一年,阻隔燕語聲;江山殘照念江南,斷鴻杳杳變色。蕭索魂飛,嗟漫魄散,抱影恁無眠。

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半天吊夢 (515)



我現在很勁,睡時可以選擇「發夢」或「不發夢」,或者「發那種夢」,信不信由你。不過,我仍未做到「夢中想見誰」就見到的境界,但我在練。

傍晚,飯後小眠,又作一夢。夢如下:

參加了一個十天的旅行團,玩了六天,接著買了未來兩天的門票,到入場時才知道原來門票是去「坐吊車」,要在千仞高山上空,橫度萬千個山峰、千百條河流,而我就雙腳懸空、半天吊地坐在吊車中兩天,向不知多遠的目的進發。途中,只要一吹大風,我便可能「翻車」,跌落萬丈谷底,屍骨無存,死無葬身之地。一驚之下,嚇醒!

醒後,迷糊中又覺得似乎人生、股票、健康、運程、自身,都有些雙腳懸空、半天吊!

Saturday, December 27, 2008

變幻才是永恆 (514)

籃球是我最愛的運動,只因為當中有 Team Spirit,從來我愛「合作」,但「愉快合作」難求。籃球生命一般止於四十,強如 Michael Jordon 亦要告老歸田。

今年華仁的校友籃球賽又於
3/1/09 開鑼,像往年一樣,Simon 又登高一呼組隊參賽,我不辭其煩地網上四處 Book 場練習,一口氣共 Book 了四次。先後兩次,出現的人少得可憐,只得小貓三隻,要我「以一敵二」的方式練習,加倍辛勞,亦浪費了場租。

練習後,我情緒開始低落,因為我知道我的籃球生命終要被迫去到了盡頭!

華仁校友是一群不知打了多少年籃球的波友,但當他們終於因傷因忙因公因私因家事等等原因逐一在球場上消失時,我便知道這就是我的籃球生命終結之時了!我當然仍可以去修頓同「街霸」或「金毛強」打餐死,以我現在狀態,絕對不會吃虧多少,但修頓班「死靚仔」都是獨食怪,從來沒有「合作」觀念(「要我交波,好難!」),打籃球變了不是享受,而是幫獨食怪犯錯後做補救的工作!何必呢?

籃球場上的「愉快合作」,是一種心靈上的美妙享受,如果你喜歡跳舞(例如社交舞、拉丁舞、爵士舞等等),你一定明白我說甚麽。場上,各人互有默契,預知對方下一步的動向;一個眼神、一個表情、一個動作、一個微笑,所有人已然心靈相通,心領神會,知道下一個方向,知道下一個位置! 籃球,同舞蹈一樣;你懂,你喜歡,你能有「愉快合作」的
Partner,那種心靈上的美妙享受,實在妙不可言、樂在其中!勝負已不重要,打得跳得好不好已不重要!

我情緒低落完後,我反覆思量,決定今年不參加校友籃球賽了,因為我知道,今年籃球場上一定沒有「愉快合作」的!何必參加呢?試想想,你和沒有練習的舞伴上場比賽,可以心靈相通、可以「愉快合作」、可以樂在其中嗎?

我寫了電郵將個人退賽想法通知各路英雄校友。陸續收到回覆:

其一:「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身心清靜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其二:「虛則實之;實則虛之。」


其三:「Although I have to disappoint you once again that I cannot make it to the practice session this Saturday, I have never given up my Wah Yan Spirit. We might not win but we all hold our hands high. I'm in, no matter what....

其四:「
I always say, .............can come is already a victory! .........Lets enjoy the game and hold our spirit. (I’ve loaded with family commitment and cannot join the coming practice session).

看畢,只好再嘆三聲!唉!唉!唉!

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買入匯豐 (513)

今天收市,恆指 @ 14,220 (-401 -2.75%)、國指 @ 7,720 ( -418 –5.14% )、成交量@ 319 億。

買入 匯豐
(0005) @ 73.35

香港華仁的耶穌會神父 (512)



我是在 香港華仁的神父(按此)教導之下成長的,華仁的耶穌會神父都來自愛爾蘭,我當時只知道學校有「鬼佬」神父,很特別,小息時經常捉著叫我快些領取上天堂的 Passport(即信教),其他就不甚了了。

入了大學後,中學的回憶更似清煙冉冉,蛛網塵封。如今自己在世之路不經不覺走了七成,智慧亦多了一些時,回首處,方體會到耶穌會神父的偉大,才懂得感激耶穌會神父對教育的一生無私奉獻,亦令我一生受用不盡!

我入
香港華仁(按此) 中一時,正值 Father Deignan 是校長,有幸睹其風采;不旋踵,Father 便過了 Ricci Hall,我每天上學再見不到他了。Father Deignan 原來今年已經八十有一,仍然無私地為香港服務,為品德教育獻計,他對香港和香港人的愛,已經昇華成為了他人格的一部份。回顧我一生接觸的人,能值得我一生尊敬的寥寥可數,Father Deignan 肯定是其中之一!可惜今天 Father 外表看來仍然精神,但亦垂垂老去,從醫生的同窗得知,Father 的脊椎骨和心臟都有問題,幾年前才入院大修,在各屆從醫的師兄弟悉心照顧下,大步跨過。Father是有福的,從無數屆的學生對他的關心和積極回饋,便可以反映出他人格之偉大。

不少華仁神父一生教學,但從無積聚,分配收入自願悉數捐公,弄得晚年病痛亦捉襟見肘,幸有一些師兄弟義務診治,亦有各屆同窗捐贈「華仁神父疾病基金」,神父才獲較佳護理。

人老了,病痛不斷,總會走到這步,無法自我照顧,一切依賴他人。

「幸好」華仁的耶穌會愛爾蘭神父已經一一先後辭世,我數得出的都有溫文爾雅的
Fr Bosnan,、沉默寡言的Fr Lawler、性格古怪的 Fr Ryan、喜劇天才的 Fr McCarthy 和藹可親、大肚腩的Fr Corbally、英俊有型的占士邦 Fr Foley、還有 Fr McGaleyFr TonerFr O’Rouke,特別是最老的 Fr Daly,整天苦口婆心捉著叫我快些領取上天堂的 Passport,如今他老人家已經在天堂喝著老家的「愛爾蘭咖啡」,但當年我這「馬騮仔」可惜到了今天仍舊令他失望!

儘管如此,
Fr Daly到了今天仍然可以令我記起他,從這角度看,他仍然成功了:他打進了我的心,永遠佔據了我記憶的一角!

因為耶穌會神父如今所餘無幾,疾病基金的壓力也逐漸沒有了!

最後,寫這文章時才發現,原來香港華仁出了不少演藝界人士!包括:李克勤、鄭嘉穎、張智霖、房祖名、尹子維、蕭亮、鄭君綿、秦沛、梁繼璋、杜浚斌、郭偉安、李我、盧大偉、譚偉權、韓志勳、胡世傑、阮世生、細蘇等等。

但上述所有人加起來的「八卦指數」,相信都比不上你最近對我們以下的一位香港華仁師弟仔所付出的「八卦總能量」那麼多!

這位華仁師弟仔就叫「倪震」!

++++++ ====== ++++++ ====== ++++++ ======= ++++++ =======

附錄:【True to their calling
A book on the history of the Jesuit order reveals the key role it played in the development of Hong Kong

Gary Cheung December 13, 2008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A crisis of confidence haunted various sectors in Hong Kong in the 1980s, particularly after the 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 in 1989, and the priests at the Hong Kong missio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were not immune. On April 20, 1990, less than a year after PLA tanks rolled into Tiananmen Square, 58 Jesuits held a provincial meeting at which they debated whether they could stay in the city after China 's resumption of Hong Kong 's sovereignty in 1997.


The Jesuits, who operate the two Wah Yan colleges, a primary school, Ricci Hall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 Adam Schall Residence at Chinese University and a retreat house on Cheung Chau, weighed various worst-case scenarios, including those institutions being taken over by mainland authorities after 1997.


Father Alfred Deignan, Superior of the Jesuits in Hong Kong , said the experience of communist takeovers elsewhere was that churches were targeted.


"You know, many foreign priests were expelled from mainland China after 1949. The reality was there and we didn't know what the future would be," he said.


Father Deignan said the Jesuits discussed the possibility of the two Wah Yan Colleges and Ricci Hall being seized. "We were worried about the future of the work we were doing," said Father Deignan.


The debate is documented in a new book, Jesuits in Hong Kong, South China and Beyond by Father Thomas Morrissey, which was published last month.


The participants at the 1990 meeting discussed how they would respond in the event of great instability in the city, or suppression of various institutions by the communist regime. A few with memories of being expelled from the mainland after 1949 painted a doomsday picture of a post-1997 Hong Kong ."One claimed that if civil servants went on strike for more than three days,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would take over Hong Kong ," writes Father Morrissey.


Father Robert Ng Chi-fun, Provincial of the Jesuits in Hong Kong at the time, noted that after the 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 many people had "completely lost confidence" in the city's future. However, Father Ng was adamant that they stay. "We have stated openly our intention to stay and serve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nd Macau . I see this as our solidarity with the poor since only the poor have no choice but to remain," he is quoted as saying.


The majority came around to his point of view, concluding that whoever was in charge in Beijing would try to maintain Hong Kong 's prosperity. "There were some rumours at that time that we were thinking of leaving [but] we decided to stay no matter what happened," Father Deignan said.


"Times change. The history of one period will not be the same as the next period. You cannot judge the future by the history of the past," he said. "Th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formula gave people hope that things would be all right."

Father Deignan said the book, which Father Morrissey was commissioned to write in 2005, was intended as a history of the Irish Jesuits in Hong Kong since their arrival in 1926. A total of 107 Irish Jesuits had been sent since then, but just nine were here now along with 18 local priests, Father Deignan said.


The Society of Jesus, founded in 1540, has a long connection with China beginning with Italian Jesuit Matteo Ricci, who lived there from 1582 to 1610 and was key figure in advancing Christian missionary work in Asia .The deeds of the Jesuits here mirror the history of Hong Kong itself. When Irish Jesuits George Byrne and John Neary stepped ashore in Kowloon in 1926 after a two-month journey, they might never have dreamed of the legacy they were to leave.


The pair came at the request of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Henry Valtorta. One of their first major acts was to found a Catholic hostel, Ricci Hall,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n 1929. Their contribution was not just accommodation - some of the missionaries lectured there.


In 1932, Peter Tsui Yan-sau, who had founded Wah Yan College , Hong Kong , in 1919, approached the Jesuits to take over the school after his partner squandered the school's reserve fund in a bad investment. By then the school was the largest for Chinese students in Hong Kong , with a roll of 800.


The Jesuits took over in 1933 with Father Richard Gallagher as headmaster. He immediately had to confront a student exodus - more than 300 departed along with five teachers - after local newspapers reported, erroneously, that the Jesuits would dismiss all the Chinese teachers and appoint their people.


Father Gallagher eased fears about Jesuit education, giving an eloquent summary of their philosophy at the school prizegiving that year. "A child is not merely a physical being endowed with an intelligence, he has something more important than a body. It is the function of education to develop not merely a useful man but a good man. Sound principles of morality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knowledge of the sciences," he said.


Wah Yan College 's Kowloon counterpart became a Jesuit College in 1952, and students from both have excelled in the academic world and various professions.

A long list of prominent alumni includes Chief Executive Donald Tsang Yam-kuen, Democratic Party founding chairman Martin Lee Chu-ming, Civic Party lawmaker Alan Leong Kah-kit and Hopewell Holdings chairman Gordon Wu Ying-sheung.


"The primary school and the two Wah Yans won respect for Catholics among people of other religions or none, and have given prominence to Catholics in Hong Kong, enabling them to reach the top of their professions in medicine, law and education, to have a desire for justice and be `men for others'," Father Morrissey writes.


The low point in the Jesuits' history here was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when many missionaries were imprisoned and tortured by the occupying Japanese.


That was also the time when, in keeping with the traditions of their order, the Jesuits began to pioneer social reform and champion the rights of the underprivileged.


In 1938, Irish Jesuit Thomas Ryan and the Anglican bishop of Hong Kong and Macau , the Reverend R. O. Hall, founded the Hong Kong Housing Society, the pioneering body in the area of low-cost housing.


When Guangdong fell to the invading Japanese in 1938 and refugees began to pour into Hong Kong, the task of providing relief for the refugees fell largely on a four-member Refugee Committee. One of the members was Father Ryan, who was chiefly responsible for organising food and shelter.


After the war,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invited Father Ryan to take up the post of director of Botany and Forestry because of a grave shortage of administrators. He subsequently helped set up the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the predecessor of the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and Fisheries. Ever versatile, Father Ryan also found time to be a regular music critic for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in the 1950s.


In 1946, Father Joe Howatson founded the shoeshine boys' club at Wah Yan College , Hong Kong , for shoeshine boys and street children. The children were invited to attend three nights a week, receiving simple schooling and moral instruction, games and a substantial meal.


It soon became a model for some of the many boys clubs that were springing up to meet an urgent need in the early post-war years. Father Howatson became chairman of the Boys and Girls Clubs' Association in 1952.

More controversially, Father Patrick McGovern founded the Industrial Relations Institute in 1968 to train workers to participate in trade unionism and to help them recognise the dignity of their work.


Father McGovern was appointed to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in 1976, becoming the first Catholic priest appointed to the legislature, and regularly spoke up for workers and the underdog. He was lauded as the "underdog champion" in this newspaper on his death in 1984.


Three Irish Jesuits, Harold Naylor, Jimmy Hurley and Ted Collins, meanwhile, spoke up at a forum in 1987 in support of having direct elections for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the following year.


Since the 1970s the Jesuit order in Hong Kong has faced the problem of an ageing clergy - the average age of the nine Irish Jesuits left here is 74 - and has been in decline.


A commentary published in the Post in November 1976 described the Irish Jesuits in Hong Kong as a "dying breed". "With fewer men now joining the priesthood, the final chapter in the Jesuit era in the colony appears to be nearing its end," the commentary said.


Harold Naylor, one of the surviving nine, said the Irish Jesuit mission stopped sending missionaries here in the 1970s, with Zambia becoming the major destination.


"The number of Jesuits is also falling in Ireland . There were an average 25 new Jesuits joining the Irish mission every year in the 1940s but there were just one or two new faces per year in the 1980s," said Father Naylor, who has been here since 1960.


Father Deignan, 81, said the Society of Jesuits had been sharing the works of running the two Wah Yan Colleges with lay staff. The two colleges have been headed by local Chinese since the 1990s.

Saturday, December 20, 2008

失眠良藥 (511)

年近佳節,倍感惆悵!

各位親愛的股友
如果為了一些「小事」、「大事」、「心事」、「人事」、「情事」、「月事」或者「甚麽事」覺得不順心的話,我誠意送上以下一些小品,給您開開懷。如果看得您精神,就作為良夜伴侶吧;如果看得您發悶,您就當作失眠良藥吧!

祝聖誕快樂! Hallelujah

豬都笑了 - 音樂

How to make your video 720p HD widescreen (and keeping it that way!)

Hallelujah

17 Dec 2008 - 「再見股神」(!?)

Friday, December 19, 2008

開始與終結 (510)

到了灣仔,不經意抬頭,一個滿載快樂回憶的名字映入眼簾:「喜萬年!」

「喜樂」留得「萬年」在! 儘管命名者善頌善禱,寓意淒美,人世間卻只有「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騙你說有「萬年」的只是天堂騙子,「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可惜你我「萬年」未見日,一定先已「百年」時!三躹躬又了斷一段塵緣。

那年,負笈楓葉國度,追尋碩士虛銜,仍要奔走信樓,「喜萬年」是好好的落腳處。

那年,聽罷「掃把會」查找不足例行廢話後,三五知己飯局開始互吐「真言」(人在江湖,可能頂多半真半假,還要看人),「喜萬年」是好好的落腳處。

今天,「喜萬年」仍立風中,人面桃花不知何處。

最近,我先後參觀了兩個總部,距離近在咫尺。

全新設計,守衛森嚴,出入拍卡,中央空調,安全感大得不得了,工作環境好得不得了!我想,當年無論我留在那裡,如果留到今日,作為「高層」人員,只要關上房門,我既可靜心炒股,又可漫遊看 Blog,真的快樂得不得了!人家還以為你在努力趕甚麽 Proposal 或者寫甚麽 Five-year Plan月尾打簿,甚麽金融海嘯干卿底事,出糧銀碼仍然多得不得了,怎樣也用不完,只好又儲起來炒股!

其實,
各位親愛的股友長年炒股,都是因為「錢多」的環境逼成,一概與「性格缺憾」無關,這些我是深刻理解的!

回首前塵,我似乎在說仍在羨慕美侖美奐的工作環境,但每天處身於美侖美奐工作環境的
親愛股友,一定不作此想!股友心中可能只浮起一句詩:「工作 就像鐵軌那樣長!」

我,其實仍然很享受那難忘的「打簿」喜悅,可惜我又很享受如今優優游游睡睡下午覺的生活!唉!人生,為何總是兩難?,天涯,為何總是咫尺?牛熊,為何總是難斷?開始,為何總是終結?

一個總部大鑼大鼓開始之日,亦是一個人生章節終結之時! PC 或許作如是想。

有些機構之主,覺得新厦落成是歷史時刻,是千秋功業,是財源廣進,是面子成就,是自己可名正言順用公帑給自己建個超大辦公室作私用的大日子!多少年啦,政壇風風雨雨、權力起起落落,終於弄到個有面子又舒適的私人空間,才最實際。

人不自私枉為人,可真不是妄語,事實告訴我們,愈曾經擁有權力的人愈有條件自私。人人可以做個甚麽基督徒(包括機構之主),但不是人人可以名正言順用公帑自私,自私也得有條件,自私不是低級人士的福利!作為下屬,誰敢哼一聲?誰敢放個屁?誰給你臉色?誰出糧給你?低級人士只好想:「為何去理會機構之主的私事與心事?」

江湖行規: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正理歪理、理事會同意就是「真理」!

事無「是」「非」,只有不尊敬理事會的人才有是非;理無「真」「假」,只有迷信聖經的人才有「真理」。

可惜的是,那些所謂「真理」只是給你安眠的
K 仔,服用之時雖然過癮,長期服用後思想出問題卻是無可避免的後遺症。

機構之主,總以為磚頭是千秋功業,萬世留名。歷史總有揭示,當年秦政滅六國,曾曰:「朕為始皇帝,後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千萬世,傳之無窮。」語畢,帝國傳至二世即煙消雲散!

新厦開始,其實亦是終結之時。對你而言,是人生的甚麽終結呢?

於我,是「喜萬年」的終結!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鞏固、反覆、向上 (509)

這幾天腦中空白,沒理會股市。 仍每天堅持太極,因為人不堅持,要重入軌跡,又事倍功半。

每天我向前望,生命是連結的個體;每天我向後想,生活是連綿的回憶。

薰妮唱「明日話今天,昨天亦提到」,Alan 唱「回憶記憶中的我,今天曾淚流」,學友唱「有始不有終,能受百樣痛,從沒有合約合同,但卻跨時空」,小鳳姐唱「每顆冷酷眼光,共每聲友善笑聲,默然一一嘗透」。

今日看股市,沒甚心得,心中只淡然浮起幾個字:「鞏固、反覆、向上」。

回看,感覺
Dec 10Blog 505 之「不能沽、不能沽!」仍沒大錯,我仍舊保持當日看法,直到有大改變才再調節新的觀點。

恆指
15,244 時以 $86 沽了匯豐,今日恆指升回 15,461 但匯豐仍是 84.5。匯豐勢弱,是推低期指首選,大戶可藉供股之「不利」消息沽向下;但要平衡指數的話,就要炒高中移動。

中移動可望重上
$90,造就一部份「洋澄湖海鮮」逃出生天的良機。我可不是湖面「小蟹」,是深海「大鯨」,是偶爾投入你心海的「天空的一片雲」!,可惜,這個機會不屬於我!即使 我想!

Friday, December 12, 2008

沽出匯豐 (508)

今天 10:32 am ,恆指 @ 15,244 (-369)、國指 @ 8,203 (-282)、成交量@ 105 億。

沽出 匯豐
(0005) @ 86.00

如今資產比例
= 股票 (80%):現金 (20%),比於 15,000 水平的自定股票比例 (70%) 多了 10%即是說,有機會仍然要再沽多些股票,增持現金!

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乾綱獨斷 (507)

古時,做一個後宮佳麗三千的皇帝當然十分過癮,亡左國就算鬼數啦,可惜人太虧時亦多數短命;但要做一個英明神武千秋功業的聖君又實在艱難,不是想做就得,也要看這個皇帝是否有料到。

一般知人善任的明君,總會養一班半班謀臣分分憂;唐太宗甚至供奉個魏徽來「炳」自己,才能成就一代聖君之美譽!康熙幼年都有四個輔政大臣,雖然各懷鬼胎,但有時的確可以獻獻計。但各人獻計亦都會有相持不下之時,此時此刻,就要出動皇帝做個FinalSay了!

今時今日機構如此這般做的總幹事就叫「一言堂」(鄧伯伯有個更傳神的說法就叫做 「胡說八道」),而古時皇帝參考完各大謀臣不同的意見後,勉為其難地去獨裁一下的文雅講法就叫「乾綱獨斷!」

今時今日個市,就要你「乾綱獨斷」啦!因為人人講法不同,亙相矛盾!

東尼 - 天下第一倉 話:「明年股市一定升起碼有兩成的升值空間這場災難已近尾聲,曙光勢將重臨。」

信誠證券投資部經理劉兆祥 就話:「若美國大幅減息,恐是金融市場崩潰之始… 10 天線升穿 50 天線,在牛市時便是黃金入貨訊號,但在熊市便是最後離場時候!」

市場仲有不知幾多人在「講呢講路」,如果
各位親愛的股友不在「胡說八道」中「乾綱獨斷」一下,恐怕好易會成為麥炳榮之「一葉扁舟去」,再回頭已然「人隔萬重山」矣!

真情流露 (506)

無意從網上看到一條短片,雖然主角配角全不認識,但我卻都看得津津有味,足足反覆看了四、五次(按此欣賞)

影片中的多數角色可說不算十分漂亮或英俊,都是路人甲乙丙貨色,但在背景歌曲襯托出來的
Presentation 卻十分動人,有畫龍點睛果效。一言以蔽之:「真情流露!」

人,在真情流露之時最美麗動人;世界,在真情流露之時最和諧優美;歌曲,能襯托出真情流露之時最觸動人心;影片,能拍攝出真情流露之時最具震撼力!

感謝科技進步,現在可以將每一個人的重要人生片段選擇地保留下來,而且化妝成為永遠的美麗記憶,留給子子孫孫憑弔。人,在影音科技大力支援下,可以為自己創作童話,譜寫仙境,並將最動人震撼的一刻永遠凝結,供奉於無盡的記憶博物館中!

然而,人生難料,世途多變,不是每一個人都喜歡將美麗記憶永遠保留的。因為當有一天「美麗記憶」變得「不美麗」時,人便要選擇走向「不記憶」之路了。影音科技將平淡人生一下子化妝得如此美麗,當一天美麗不再時,自當令人倍覺惆悵!

但無論如何,人是永遠不能參透天意,永遠不能預知明天的!當「美麗」在目前時,就一定不能錯過的!追求「真」、「善」、「美」是人之本性!

留下倩影,留下真情,即使一刻,即使不再,總也是動人魂魄,震撼古今的!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死生相許!」

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不能沽、不能沽! (505)



大家有眼見,恆指又升 824 點到了 15,577 點啦,成交亦有 618 億。背後原因無謂知,總之大戶還大戶做,我理得佢!

我只可以「以技術看技術」,以及「見升看升」,不用道德,日日可以反口,如今要「見升看升」。

會升到幾多?

大家不如一齊先做個「看圖識字」的中四
Econ 功課,我個人有以下的解讀:
1)恆指已經升穿長期下降軌,開始轉勢向上;
2)恆指已經確認突破 12,300 ~ 15,000 的橫行區,轉勢向上;
3)突破轉勢時,亦有成交量增加支持;
4)恆指亦已經重返 50 天線以上,並且有三天收市都在其上,表示不似「假突破」;
5)從三年或八年走勢圖看,11,000 ~ 12,000 區都是熊市見底的支持位;
6)恆指已經於 10 月中 (10,600) 11 月中 (11,600) 不知不覺已經先後完成了兩隻「熊腳」;
7)市場開始對壞消息麻木,開始對好消息興奮;
8)阿爺開始落實各種救市方案;
9)大行開始唱好,開始再次調高估值(例如唱中移動目標價 $90+),表示大行底位入飽貨開始向上炒;
10)市場人心仍虛(腎未必虛),升市總在「唔信」、「唔信」之間出現,到你決志高唱聖詩呼天搶地大叫「我信」之時,火棒經已靜靜送上!

基於以上十大理由,我初步認為:「大市仲要升!」

會升到幾多? 我認為:「初步去
17,000,可能 18,000,然後以升破 20,000 來結束今次突如其來的小陽春!」

點解我咁估? 我係真係有些少根據架,唔係見你靚靚就「流口水」兼「吹水唔抹嘴」!

因為
20,000 跌落 15,000 時好急(9 月中到 10 月中),蟹貨較少,炒上較易;反之,恆指於 7 月至 9 月時,於 20,000 點橫行了一段日子,成為了一個阻力區,因此炒到這水位最好收工,轉向下炒,向跌!

因此,如今的口號是:「不能沽、不能沽!」

但我今天還是沽了些少,沽出
H-ETF (2828) @ 85.95

今天收市,恆指
@ 15,577 (+824 or 5.59%)、國指 @ 8,507 (+505 or 6.32%)、成交量 618 億。

如今資產比例
= 股票 (81.7%):現金 (18.3%),比於 15,500 水平的自定股票比例 (67.5%) 多了 14.2%即是說,我應該要趁升市再沽多些股票,增持現金!

Tuesday, December 09, 2008

其他人做緊乜?(504)

(一)哈佛大學價值 369 億美元的 Endowment Fund 雖然今次都難逃一刼,但據知如今已經靜靜入貨,等待收成。它們採用的策略是買入全球不同市場的 ETFs,包括新興市場、美國小型股、巴西、中國、臺灣等。哈佛素來高瞻遠見,十分值得參考(詳情)

(二)信報財經新聞:張五常『中港評論』:鼓勵內供遠勝鼓勵內需——《多難登臨錄》.
三之一 (詳情)三之二 (詳情); 三之三 (未見)

(三)您認為中資六行中,那間會成為千里馬? 網絡上的一個投票,結果凡是有個「商」字的銀行都被看好!
(詳情)

(四)
黃宏發退休後攪 唐詩英譯,想不想知「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英文點講?(詳情)

(五)巴布森
《用以增加財富的景氣指標》,提到市場發展的順序:你同意否?(詳情)

(六)王冠一:「股市今日急升接近
1200 點,我相信這個升浪有機會上探萬七至萬八點,要 hit and run 亦不妨留下部份貨看長線一點。(詳情)

(七)
各位親愛的股友,工作繁忙,開張大吉,跳草裙舞?(詳情)

一動不如一靜? (503)

昨日開市前手機傳來短訊,PC 仙人指路:「股市反彈,短炒快閃,應有可為!」

果然,開市即彈升
500 點,勁!

但大市過去三周反覆已經升到
14,500 點之水平,此時此刻,此情此景,除了造市之大戶心中有數外,「老散」誰還敢追?開市已經升了 500 點才去「短炒」?點炒呢?仲要「快閃」?九成九會「仆街」架!我怕! 但往事往往並不如煙,股市亦往往升個不停,結果昨天就以 15,044 收市,勁升 1,199 點。「嗱!乜野叫炒唔到呀?正儍佬!」

我於
Blog 498 早已經預測「乎仍然有機會可上 15,000 」啦,又中!看來我也可以改吃蘇民峰那口飯,兼且飲埋佢杯茶〔佢有線電視個節目 D Partners 又真係幾靚女〕!

夫,短炒,勇者可能無懼,智者有所不為,仁者則不忍奶粉錢葬身鱷口!而我,又正正「智」、「仁」、「勇」三者兼備,「天下之達德也」,只好「大學之道,在明明德」!

大市暴升,縱使心如洪洪烈火,如公孫大娘之「一舞劍氣動四方」,但「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恆」,既自定「交易操作系統」,當從之!一於「一動不如一靜」吧!

以勢看,國企指數極強,已經突破出現「轉勢向上」!但恆指雖然重上
50 天線,仍未突破,關鍵似乎要看 15,000 ~ 15,500 區間,如能突破,當可更上層樓,否則又再反反覆覆,在 12,300 ~ 15,000區間上上落落地沒有方向一段日子了。但我個人認為 12 月有很多理由大戶要將大市造好一些的!

如果
各位親愛的股友像我一般,仍然有不少「太湖海上鮮」在手的話,那就亦都可以「一動不如一靜」吧!股市升,你的身家亦自自然然日日會升,「賺」回不少啊!多麼開心啊!

一於努力,一於努力,返工啦!

「乾巴爹」!

Sunday, December 07, 2008

花自飄零水自流 (502)



竟然無意給我在元朗的一間書店找到了一本【李清照詞欣賞】,大喜若狂!該書自稱是「坊間所見版本中最完備者,包括詞七十九闋,詩十六首,文三篇,序賦各一。」

我自初中便醉心於易安詞,一直以來都想較完整地看一遍易安詞,但懶,從未起步,而天知我心,竟給我送到面前!一百九十六頁,十五元!OhMy GodWhat More Can You Ask

在中國文學史上,李清照其人其詞,都是惹人注目的。清照其人性情浪漫,熱血柔腸;其詞真情流露處,感人肺腑,哀怨處,直令人百感千廻。我一直熱愛李清照詞,每讀必有共鳴,可能因為我都是性情浪漫,熱血柔腸之人吧!

李清照(
1084-約 1151):南宋女詞人。號易安居士,齊州章丘(今屬山東)人。父李格非為當時著名學者,夫趙明誠為金石考據家。早期生活優裕,與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流寓南方,明誠病死,境遇孤苦。

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歎身世,情調感傷,有的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詞“別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並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

歷代詞家,對易安詞均有極高評價:

「男中李後主,女中李易安,極是當行本色。前此太白,故稱詞家三李。」(沈去矜)。

「清照以一婦人,而詞格乃抗軼周柳,雖篇帙無多,固不能不寶而存之,為詞家一大宗矣。」(《四庫提要》)。

李易安作重陽《醉花陰》詞,函致趙明誠云云。明誠自愧勿如。乃忘寢食,三日夜得十五闋,雜易安作以示陸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有‘莫道不銷魂’三句絕佳。”正易安作也。」(《詞苑叢談》)。

「李易安詞,獨辟門徑,居然可觀,其源自淮海、大晟,而鑄語則多生造,婦人有此,可謂奇矣。」(《白雨齋詞話》)。

既得詞書,滿心歡喜,我一口氣翻看了全部七十九闋詞,細細一數,心中不禁大感慚愧,原來我能朗朗背誦的竟然只得六闋!是《如夢令》兩闋、《醉花陰》、《武陵春》、《一翦梅》和《聲聲慢》,而我很喜歡、有些印象、卻唸不出全闋的有《永遇樂》、《鳳凰臺上憶吹蕭》和《點絳唇》三闋,最可笑是一首自以為識、但原來只懂一句的《臨江仙》:「庭院深深深幾許
」之後就是一片空白!

我自稱愛易安詞,但原來所知竟然如此有限,實在要去重新認識。人生,可能也是如此!當我自稱愛「乜乜物物」時,但原來我所知的竟然如此有限、竟然如此不全面,實在要去重新認識了!但人生事物、世間萬物、「乜乜物物」(例如三聚青銨、雷曼毒債、金融海嘯
),又是否真能讓你再有機會去「重新認識」呢?

人生,可能真是「不可一」、「不可再」吧!

如果
50 分才合格,易安詞七十九闋,我要起碼能背誦四十闋,才算合格,這是我未來的一個生活目標了!

起碼,我不用再來來去去,只懂以下的有限「佳句」「絕句」了(如果你連這些
「佳句」「絕句」也未聽過,那你的人生實在仍然是美中不足了):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Thursday, December 04, 2008

耐心等跌 (501)



今日,終於見到:(1) 高開低收;(2) 大陰燭;(3) 穿頭破腳;(4) 成交增加!全部加起來 = 跌!

應該要反覆向下跌吧:
(a) 先跌到 12,700 補回裂口;or (b) 如果再衰 D,亦可反覆跌近 12,000

到時一定要買少少!(只係指我自己既想法,唔係建議你買!)

走勢分析如是說,但對這些分析的態度一定要「一邊又信」、「一邊又唔信」!如果走勢分析「準」,仲邊有窮人?如果走勢分析「唔準」,又邊有人「信」?總之,公有公理,婆有婆理,兩公婆都有道理!

人生,就是如此嘛!

今天我有些作病,翻風啦!大家記得小心健康!著多件衫!

Wednesday, December 03, 2008

祝您身體健康! (500)

Blog 轉眼寫了兩年,今天竟然來到了第 500 篇!

看我這個既命名又倡議「財務自主」
Blog 親愛股友,兩年來除了肯定仍「財務不能自主」這一點外,「精神健康」恐怕還是有所得著的!

因為,我這個
Blog 實在寫得太好了!「好」在內容不止賞心悅目,有助舒援一下各位親愛股友日常的工作壓力,而且「好」在言之有物,往往切中時弊!大家看過我這個 Blog 之後,其實也不用再看報章的甚麽專欄了!我自己就經常不看其他專欄,只「重看」又「重看」我這個 Blog,就已經覺得津津有味,百看不厭了!每次「重看」時總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慨嘆:OhMy God!這個 Blog 實在寫得好!」未知各位親愛的股友,有否同感?

500
篇了!兩年了!

看了我這個
Blog 兩年的親愛股友,我衷心多謝大家在每天繁忙中伴我走過這兩年歲月,令我無言感激! 我也為大家因此而「老了兩歲」,更加無言感慨!

畢竟,唉!歲月催人啊!年華逝去啊!春老花殘啊!青絲白雪啊!

「留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今天,為標誌著第
500 篇的來與去,我以最誠懇、最熱切、最關懷、最真摯的心向您獻上我無限的祝福:「祝您身體健康!」「保重!」「事事如意!」

希望在第二個「第
500 篇」來臨之日,正是我和每一位親愛股友真正「財務自主」之時,齊齊邁向「人生自主」的新章節!

屆時,喜歡工作的可以繼續回饋大眾,喜歡天倫之樂的可以享受相夫教子,喜歡憂民憂國的可以全情扶貧助養,喜歡山水自然的可以笑傲江湖!

或許,您會說:「我今天已經全都做了。」

對!但又或許,分別,是時間多了、是心境改了、是主權在我,是進退由心,是一種心靈狀態,是一段人生章節!

花本無情,唯「感時花濺淚」;鳥亦無心,但「恨別鳥驚心!」人或無意,然而自主之日,冥冥中自有呼召!

我在此祝福各位
親愛股友「身體健康」之時,亦順便送上一段剛剛收到的網上「健康資訊」給大家參考。是否有用,留待您們自行判斷了。

Subject: 常喝綠豆湯、海帶


專作放射線之醫師,認為『微波爐』會利用電波少一個正價電子,運用水分子之震盪使食物變熱,所以食物易變成自由基,就會容易致癌。所以偶而方便用一下,最好還是少用『微波爐』最好!

以下文章值得參考

人體內的有毒物質主要來源於兩個途徑:一是大氣與水源中的污染物、通過呼吸及進餐而侵入人體內,鉛、鋁、汞等重金屬就是其代表;

另一個是食物在體內代謝後的廢物,如自由基、硫化氫等。時下,清除體內垃圾已成健康時尚。

下列方法可幫您及時清除體內毒素。

1. 主動咳嗽法:
自然界中的粉塵、金屬微粒及廢氣中的毒性物質,通過呼吸進入肺臟,既損害肺臟,又通過血液迴圈而 ' 株連' 全身。借助主動咳嗽可以' 清掃 ' 肺臟。每天 到室外空氣清新處做深呼吸運動,深吸氣時緩緩抬起雙臂,然後主動咳嗽,使氣流從口、鼻中噴出,咳出痰液。

2. 飲水沖洗法:
定時排便,縮短糞便在腸道內的停留時間,及時排出糞便中的毒素。每天清晨空腹喝一杯溫開水,有利於大便通暢以及毒素從尿液中排出。

3. 運動出汗法:
皮膚也是排泄毒素的途徑,主要通過出汗的方式,讓毒素隨汗液排出體外。

4. 巧用食物法:
常飲鮮果、鮮菜汁 ( 不經炒煮 ) ,鮮果、鮮菜汁是體內 ' 清潔劑 ' ,牠們能排除體內堆積的毒素和廢物。

常吃海帶,海帶對放射性物質有特別的親和力,海帶膠質能促使體內的放射性物質隨著大號排出體外,從而減少放射性物質在人體內的積聚,也減少了放射性疾病的發生率。

常喝綠豆湯綠豆湯能輔助排泄體內的毒素,促進機體的正常代謝。

Tuesday, December 02, 2008

真心真我真個性 (499)




The image is credited with "© Raimond Spekking / CC-BY-SA-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Source: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preizstange_(Bondage)_Model_Dani.jpg

英國殿堂級時裝設計師 Vivienne WestwoodVW 最近訪港,引起了時裝文化界的一陣哄動。

VW 早於 1970 年代成名,舉世注目的 Punk Style 就是出於其手,亦孕育了 Fetish Fashion Bondage Subculture 的一代。這股劃時代的時裝文化,到今時今日仍有不少追隨者。

一般人以為
VW 一定是一位時裝設計的忠實熱愛者,但 TVB Pearl 訪問她的一席話卻令我非常驚訝:「想不到年近古稀的 VW,卻是如此一個仍然保持真心真我真個性的人!」

被問到她對「時裝設計」的想法,
VW 說她的「日常生活」只有兩類事:一類是「時裝設計」,另一類是「時裝設計以外」的事。因此,她坦白地說,她「並不喜歡時裝設計」,喜歡的是「時裝設計以外的事!」

這句話出自日日在做「時裝設計」的
Vivienne Westwood 口中,的確令我非常驚訝;就像一個日日不問情由總要下屬寫 Proposal 去四處搶錢的老闆,有日突然拿著一盒檀島豬油脆皮蛋撻大叫:「停!」、「我大把錢!」、「食蛋撻!」伙計們一定膽戰心驚,以為老闆已經下定決心「落毒」、作為即將進行的「五年計劃」最重要的第一步:「裁員!」

Vivienne Westwood
續說:「時裝根本就算不上是『文化』!」「時裝只是消費主義的毒品(Drug of Consumerism)!」嘩!勁!夠羌!

我素來都覺得在
Catwalk 上所見所聞的都是難以理解的怪事,但一個願 Walk,一個願 Watch,又真的關人鬼事!如今 Vivienne Westwood 一語道破:「販賣時裝,如同販賣毒品!」難怪不少女人上了癮,一生不能自拔了!

但我欣賞
Vivienne Westwood 的真個性,能夠在自己從事了數十年的 Profession 中,依然知道自己真正的「喜歡」是甚麽,而且可以「真心」地將「真我」道出,我相信對於一個 仍然「人在江湖」中的人,這樣子並不容易的!

各位親愛的股友
,大家都是從事了數十年(哎唷!或者十數年吧!你咁後生!)自己投身的 Profession、又都仍然「人在江湖」,你依然知道自己真正的「喜歡」是甚麽嗎?

而我?

落日熔金,暮雲合璧,人在何處?染柳煙濃,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來相召、香車寶馬,謝他酒朋詩侶。

中州盛日,閨門多暇,記得偏重三五。舖翠冠兒,拈金雪柳,簇帶爭濟楚。如今憔悴,風鬟霜鬢,怕見夜間出去。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

Monday, December 01, 2008

似乎可上 15,000 點 (498)



收市:恆指 @ 14,108 ( + 220)、國指 @ 7,391 ( + 184),成交量 439 億。

今日:
沽出匯豐 (0005) @ 84.25

現時,股票 (81%):現金 (19%),股票仍比「自我監控」 @ 14,000 的水平多了 6 %

我目前的走勢分析


(a) 股市成交量仍有 439 億,暫時看來似乎仍然有機會可上 15,000 但要知道,即使見到 15,000 亦多數只是「閃一閃 」個隻,要急急腳走貨為主,而非入貨;

(b) 亦要知道 過去七天大市已經合共升了 1,800 (+ 14.6%),在「舊時代」(相對於今時今日每天可以上落 1,000 點的「新時代」)升 15% 已經算是一個「小型牛市」了。而連升七天這樣「長時間」已經是過去 52 週所未見。因此明早即使沒有任何理由而突然馬上急速回落,既不出奇、亦是合理的可能走勢〔何況期指低水 200 幾點〕;

(c) 而從走勢看,每次下跌轉勢那一天都是先出現「高開低收」「大陰燭」型態的。如果未來任何一天出現這型態,就可以意味從這天起「下跌市」可能又來了;

(d) 如果下跌是保持「一浪低於一浪」型態的話,那麼 大市可能先要跌回 12,000 ,然後再看當時情況會不會再向 11,000 點或以下進發。換言之,即是可以起碼 2,000 點、或者 3,000 點水位執平貨〔又是一個「小型股災」了〕。

Sunday, November 30, 2008

【李米的猜想】(497)



寒冷深夜,我靜靜地看【李米的猜想】,被幽幽的劇情和周迅的演譯感動了無數次!我看電影從不珍惜眼淚,想流的時候就讓它流出來!

在這個人與人冷漠疏離自我保護的社會裡,你靈魂深處內的「真我」已經被隱藏了多久?

在這個緊張壓抑朝令夕改的工作間內,你本來自持重視的「尊嚴」已經被踐踏了多久?

在各種繁雜憂心勞累瑣碎的家庭關係中,你一向洒脫靈巧的「本性」已經被壓抑了多久?

在各群相去日遠交深言淺的友儕前,你曾經自由飛翔的「思緒」已經被埋沒了多久?

當不一定是歡樂時,你為何仍要戴上面具向「嘉賓」歡笑迎送?

當不一定想學習時,你為何仍要忍受疲倦靜坐細聽「領導訓話」查找不足?

當不一定有把握時,你為何仍要強人所難「吹雞」保證自家活動座無虛設?

當不一定想再前行時,你為何已經身心乏力竟然感覺力不從心進退維谷?

你上一次「流淚」是在多久之前?

你上一次「打從心窩裡笑出來」為了何事?

你上一次「真情流露」為了誰?

你上一次「覺得幸福」為了甚麽?

如今,「真我」去了那裡?

看【李米的猜想】,令我「思緒」飛翔,令我「真我」釋放,令我「本性」回復,令我「熱淚」奔流。

一件離奇的命案,將不同的陌生人的命運突然聯繫起來!愛一個人你會等多久?李米等了四年!經過曲折離奇的調查過程,正當所有人都以為故事的謎底終於被揭曉時,另一個更大的懸疑正蔓延開來
……

在人類生命最黑暗的日子裡,電影都能不斷地發出智慧的光亮!在最瘋狂的文革歲月中,電影都能給無辜的一代帶來心靈的慰藉!在最冷漠疏離的社會裡,電影都能直指人心給失落的你我在激情中尋回自我!在最疲倦壓抑勞累憂愁中,電影都能給人指引和希望!

【李米的猜想】就是這樣子的一套電影!

Saturday, November 29, 2008

隨想錄【二】 (496)



差佬自轟

一名據報導又「正直」、又「有上進心」的差佬「自轟一槍喪命」,據稱導火線是與妻發生爭執。

但真正起因是該名「正直」「上進」差佬因為「博升職」向上司「拉關係」而冷落嬌妻惹來不滿,差佬「消遣後滿身酒氣」返家,對嬌妻之不滿「大發脾氣亂擲物件」,最後自已一槍了斷。

事件聽來令人有些神傷,但結局卻亳不詫異!

People-in-situation 的困境,有這樣的「因」就有這樣的「果」!

我卻引起幾點感觸:

(a) 「嬌妻不滿」本質源自心中有「愛」,差佬竟可以「對之不滿」而「大發脾氣亂擲物件」,差佬死不足惜;

(b) 「正直」「上進」差佬為「博升職」就自自然然用飲飲食食向上司「拉關係」,假如這就是部門「常態」,這是怎麽樣的一個部門一種文化!如此一來,那些「不正直」「不上進」的差佬(應該更多)為「博升職」又應該要向上司做甚麽好呢?(我忽然間想起了轟動一時的「冼錦華享用免費妓女」一案);

(c)
「消遣」後「滿身酒氣」,冷落嬌妻,人不像人,鬼不似鬼;

(d) 警隊中人,能夠做到「知法不犯法」已經是香港社會之福了。小報記者學淺才疏,用字不用大腦,簡直濫用了「正直」「上進心」等字眼;

(e) 差佬幸好「自轟一槍喪命」,否則枉死的一定不是他,而是無辜的「嬌妻」!




小童殺父

一支槍落在一個八歲小童手中,後果可以如此恐怖。

美國佬多年來藉著「民主、自由」旗號,任由槍枝全國氾濫,因槍而死的很少是「賊」,反而是「民」!毛澤東「打著紅旗反紅旗」,美國佬「打著民主殺主民」,真正深得偉大領袖的真傳!

但香港父母必須謹記:「打屁股最多打 999 下好啦!」




【走火槍】

林華全的【走火槍】我認為是一部好正的電影,故事的主角就是一支槍。手槍以人的口吻自述自己的離奇經歷,它經歷了不少主人,它看遍了人生百態。

這是一部另類電影,但這是一部比很多「不另類」的商業片更有誠意的電影! 言之有物,正如林華全點題所言:「槍本不會殺人,但人卻會殺人!就像有權在握時,濫用者十之八九。」(有沒有忽然間想起「善用」公帑聘用
各位親愛的股友但「濫用」在握大權的老闆呢?)

林華全、陳果和劉偉強都是同期「紅褲仔」出身,
陳果和劉偉強際遇較好,陳果幾套戲都是林華全當攝影指導,但人家就識了陳果而忘記了林華全;劉偉強憑「古惑仔系列」及「頭文字 D」已經江湖揚名,林華全就不單不紅而且黑仔,到了今天仍未上位。如果我不提及【走火槍】,或者你可能根本沒有聽過林華全。

但在我和林華全合作的一段短短日子中,我卻深深感受到林華全是一個充滿誠意的人。他熱愛電影,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監製、編劇、導演、拍攝、剪片、音響、作曲、後期都懂,是一個難得的電影全才。

林華全欠缺的只是一些運氣,
2002 年【走火槍】提名三項金馬獎全軍盡墨。畢竟,另類電影要在金馬獎戰勝商業片,背後實在可能有太多不可告人的因素了。或許,林華全不從眾去濫拍商業片就是他喜歡走的路吧!

不過,如果
林華全戲中主角那支槍發覺今次它的主人竟然是上面的「差佬」和「小童」,未知是否會「自嘆命薄」呢?

Friday, November 28, 2008

遊戲人生 (495)

過去兩年,我已經將吳式太極既方拳、圓拳操得揮灑自如,亦同數十位師兄師姊成為了談天說地既朋友。

每朝早上七點鐘,音樂一響起 (請欣賞)「風中柳絲舒懶腰,幾點絮飛飄呀飄,誰能力抗勁風?爲何梁木折腰?柳絮卻可輕卸掉?」拳風虎虎一番之後,大家就聯群結隊去德興茶餐廳「食自己」,然後就東家長、西家短咁無所不談。

話題由娶新抱到金價、次按到奧巴馬、孫女返學到派位、關節痛到疴夜尿、鋁窗裝修到炒樓時機等等,大家每次都傾得興緻勃勃,好似總傾唔完。如果唔係股市要開,大家似乎仲想「水長流」、吹水停不了。

今朝,打拳時俾一陣冷風吹到我面青青後,我突然想:「人、點解會咁呢?」

「大家都唔細啦,有乜咁好傾?」

我細心望去:亨伯今年
88 歲、「Baby」今年 73 歲、「媽咪」今年 70 歲、陸師兄今年 64 歲、毛姑姑今年 60 歲、「肥佬」「智叔」「大師兄」「百強」等「四小龍」今年齊齊 56 歲、大玉小玉師姊今年都怕且 50 到尾啦,成班人似乎最「後生」果個係我(唉!又真係事實播、唔係曬命)!

我一直在諗答案。但望下諗下、諗下望下,竟然真係俾我諗到個理由
:「佢地個個都咁開心!原因係呢 D 生活就係佢地既人生!」我再諗、又諗又總結:「人生就係遊戲、遊戲就係人生!」

我於是突然有所領悟:「佢地個個活得咁開心,有
D 仲咁長命都未死,就係因為佢地能夠「遊戲」人生!」

無錯,人生匆匆數十載,所餘無幾!如果俾你有
80 歲命,恐怕你都起碼已經走過左一半啦;如果一個唔好彩,上帝唔夠義工用,竟然要急 Call 你而令到你只係得 70 歲命,而家分分鐘你都已經去左七、八成啦!

我諗
坦白講出來,人生真係好似好「灰」,但事實又真係如此!有 D 人日日要靠信「神」去支撑度日才有力量,但我反而更加欣賞我班太極師兄師姊既「人生態度」!

只有「遊戲」,才有「人生!」

人生,不在「遊戲」、而在「態度!」

我明啦!

「枕上詩書閒處好,門前風景雨來佳。」

「莫恨香消雪減,須信道掃跡難留。難言處,良宵淡月,疎影尚風流。」

沽出工商銀行 (494)

上午@ 11:15 am、恆指 @ 13,883 ( +331)、國指 @ 7,296 ( +176),成交量 @ 117 億時:

沽出 工商銀行 (1398) @ 3.89

現時,
股票 (81%):現金 (19%),股票仍比「自我監控」 @ 13,500 的水平多了 3.5%

如果股市真的能續向
15,000 進發,到時再看看我的「太湖蟹」名單中有那些貨可以再沽。

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隨想錄【一】 (493)



大陸貪官

深圳市小小的一個龍崗區的公安分局中的一個小小分局副局長,因為最近「舞王俱樂部」火災死了幾個香港人才惹出了麻煩,揭發他名下的物業、銀行存款、股票總值合共約二億元,而公安分局副局長的職位是以二千萬元買回來的。任何人開設娛樂場所前,必須先行賄他。

由此可見,大陸的「貪污事業」何等吸引,以回報率計算,二千萬元的回報率足足有 1,000% 之多!而且以 cash 為主,正正是 Cash is King 的好生意。所以香港那套對付公務員的「高薪養廉」政策,幾十年來在大陸從來沒有市場。

香港對「好的」「衰的」公務員都一概付以「高薪」,並以
ICAC 監察他們防止貪污,雖然不少市民都認為公務員根本不值如此「高薪」,但社會明目張膽的有組織貪污總算逐漸消失。

反觀大陸,如果沒有如此高回報率的「貪污事業」和「大量貪官」作潤滑劑,大陸那裡有每年平均
10% GDP Growth 呢?

重要的是,今時今日的父母都開始鼓勵子女要北上發展事業,因為全世界都公認未來的世代是「中國的世代」。但父母們是否已經有足夠思想準備,你們的子女將會成為大陸貪官的最佳拍檔!

ICAC 口號:「香港勝在有你同 ICAC!」

龍崗公安分局口號:「大陸勝在有你的子女同大陸貪官!」




「富豪榜」

大陸每一個上得「富豪榜」榜首的,多數沒有好下場。

可說上一個,死一個,只差來早定來遲,例如周正毅、楊斌、如今輪到了國美的黃光裕,死法亦大同小異,多數是叫「經濟犯罪」。

「經濟犯罪」這個名稱比「莫須有」高明些少,用鬼佬講法叫做起碼有個「經濟」的
Boundary Term of Reference。如果以同樣方式理解,各位親愛的股友已經犯了「社會犯罪」或者「心理犯罪」了。

點解? 一般的「殺人」、「放火」、「強姦」、「老笠」固然是「社會犯罪」,但套用大陸「經濟犯罪」之高明用法,如果
各位親愛的股友「行路唔帶眼」(社會)、「激親情人」(心理)、「體臭太勁」(社會)、「今日太樣衰」(心理)等,其實已經一樣犯了不同的「社會犯罪」或者「心理犯罪」了。

所以,上得「富豪榜」榜首的富豪如此有錢,總會有人眼紅,
總會有人不是味兒。人怕出名豬怕肥,加上大陸「無貪不發」的經濟、社會大背境下,官府要治富豪一條「經濟犯罪」罪名,實在談可容易!

至於背後的真正理由,就留給寫「真相系列」的作者去發揮吧!

似乎,
I T 世代,在一個「貪污事業」如日方中的社會,做回一個 I T 富豪比較安全一點吧!

香港警隊「公安化」(492)

歷史上,香港各界的紀律部隊中以警隊之臭名最為遠播,貪污腐敗,橫行霸道,持勢舞弊,護短相衛,儼然是「有牌黑社會」,故社會素來有「生不入官門」及「好仔不當差」之語,而過往存在以警察調查警察之「警察投訴科」亦長期是社會公開的天大笑話。

自從 1974 年廉政公署成立後,以及之後的警隊招募提高學歷、警隊管理專業化、警隊進行公關宣傳向大眾長期洗腦後(例如電視節目、少年警訊、社區關係等),負面形象得以大大改善。

但社會大眾不是笨蛋,其實都心裡雪亮,「形象」只是化妝師的掩眼法,最後的量尺當然不會是「聽其言」、而是要「觀其行」

大陸公安長期以來無法無天,貪污腐敗,包娼庇賭,舉世知名!省市縣鄉不同級別的公安,各有各貪,逍遙法外,逍遙自在!寃屈的地區苦主不滿地區公安而走上中南海上訪,自會有中南海的公安「招呼」,將苦主打得頭破血流,關押入囚。

中南海前,天子腳下,不知何故,我們憂國憂民的總理和各個尊敬的政治局常委,可以長期視若無睹,不聞不見!無孔不入的新華社也不見報導,人民日報總也不去關心一下,似乎上訪苦主並非「人民」。

香港市民對大陸這些多年現象當然深切了解,但本著「一國兩制」原則,「井水不犯河水」精神,當然亦效法總理常委,視若無睹。然後心中暗暗慶幸:「好彩我係香港人!」

很可惜,香港警隊「公安化」終於出現了!

探員警署內強姦報案少女!(詳情)

簡直離
X 譜!

堂堂男子漢,憑浩氣,盡赤膽,月入過萬,性衝動做乜唔去叫雞?

其實差佬持勢橫行,長期以來眾所周知,特別是針對弱勢社群例如妓女,經常借勢欺壓妓女食免費餐;而妓女遇劫時
差佬不著力去捉賊,反而刁難願意去報案的妓女好市民,香港警隊似乎已經向大陸公安看齊,香港妓女亦非「香港人民」了。

數天前,
荃灣又有一妓女被害(詳情),警隊調查亦不見著力,難怪「紫籐」和「青鳥」(不是青協)不停為性工作者請命!

但弱勢社群的吶喊,在「有事真係好忙」、「無事攪到好忙」的冷漠香港,素來都得不到
社會大眾的重視,更遑論尊敬的香港警隊會回應?

警隊公關會說:「探員警署內強姦報案少女只是個別事件!

當然,明白事理的好市民會理解,
「強姦報案少女」的確只是「個別事件」,假如「強姦報案老婦」、「強姦報案小學生」、「強姦報案維園阿伯」﹝正確叫法應該係「雞姦」﹞、「強姦報案立法會議員」都陸續出現,而且區區差館都有差佬參與,而且日日都有一兩單,那時候才可以叫做「似乎不是個別事件」吧!

我明既!俾我係警隊公關,我都會咁講!但係生仔一定無屎忽!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見升看升、見跌看跌 (491)

人行減息 108 點子,星期四 (27/11) 期指結算,都是令本周餘下的兩個交易日可以上落 1,000 點的因素。

中央出重手減息,是否意味利好的「政策市」重臨,還是虛火一把?廣東
10,000 間廠倒閉,深圳房地產下跌 50%,是否減那 108 點子可以頂得起?中央 40,000 億又是否虛火?中間經過省市縣鄉層層結構性的慣性貪污,最後到位的會有多少?

我不懂分析,但我反覆思量,最後得出的短期(指由現在至年尾的
4 個星期內)對應之道是:「見升看升、見跌看跌!」

不必問甚麽理由,不必信甚麽分析,如果大市炒上,那我就「見升看升」,以
50 天平均線 ( 15,226 ) 作為短期出貨目標。換言之,大市炒上的話,我估計仍有上升 1,800 點的水位。

當然,
(a) 出貨是指「有利可圖」的貨,「太湖蟹貨」就只有「蟹屁」可出;(b) 但如果上得到15,226 點,又要再留意是否會出現「轉勢」,如果出現「轉勢」,當然做法又不同了,那就不會出貨,要重新評估形勢,再重新訂定短期出貨目標了!出貨定不出貨,到時仍然要隨機應變。

如果大市下跌,那我就「見跌看跌」,以上次低位
11,700 點作為短期入貨目標(10,600 點作為進一步的短期入貨目標)。換言之,大市下跌的話,我估計仍有 1,600 ~ 2,700 點下跌的水位。

王冠一問:「尋寶潮是否開始?」如今市況,可說從未如此吸引
(a) 美股 15 年來平均最低;
(b) 新興市場平均 P/E 只得 6 ~ 7 倍;
(c)
洗倉潮後不少優質股的價值非常吸引;
(d) 減息後低利率將再次令資金氾濫。

Obama 即將上場,可否起死回生?

Tuesday, November 25, 2008

沽出 H-ETF (490)

上午@ 10:50 am、恆指 @ 13,072 ( +614)、國指 @ 6,746 ( +369),成交量 @ 115 億時:

沽出
H-ETF (2828) @ 68.35

現時,股票
(82%):現金 (18%),股票仍比「自我監控」 @ 13,000 的水平多了 2%,有機會(即有微利)時就再沽出早前以 3.76 買進的工行 (1398)工行今朝最高升到 3.63

其實
工行此股長線(意指 2009 年尾前應該可以上回 $ 5.00,但現時就是擔心大市再大跌,只好按「自我監控系統」待機沽出。

沒辦法啦,預測股價 可能會錯 的,但按照「自我監控系統」操作才 可能生存下去,才可能見到
2009 年尾的股市風雲,各位親愛的股友,你話我應該做邊樣先?

孤兒助養不能停! (489)

一般為善捐款大都是一次過、舖舖清、自己量力而為捐獻即可。

但去年經 Christian Council 「中國農村孤兒助養計劃」 助養了兩名安徽省的農村孤兒,不經不覺原來已經一年了,昨天又接到了 2009 年的「繼續助養通知書」催收善款。我其實已經接近忘記了這件事,究竟我助養了誰呢?幸好我素來「企理」,馬上從 File 中找到了我的助養孤兒,原來一個是 9 歲男孩,一個是 11 歲女孩。

我再次仔細端詳他們的照片,照片拍得一般,樣子都不可愛!我心中不禁想:「幸好他們不是我的真正子女!」

我再次重覆去看他倆的家庭背景,都很相似,都「家中很窮很窮」、都「父親因病去世」、都「母親當年或翌年改嫁後再沒回來」、都「與爺爺奶奶相依為命」、都「全家靠低保金生活」等等。我心中不禁嘆息:「中國農村中還有七、八億農民,不知道還有多少赤貧戶呢?還要多少年中國貧農才可以脫貧、才可以有飽飯吃、孤兒才得到國家救助呢?」

他倆原來一年前都給我親筆寫了一封信,內容句法字眼都差不多,相信是從指定的
Standard Letter 抄出來的。但我絕不介意,因為我感受到他倆的困境,十歲八歲小朋友按「籌款單位」需要去寫信給「捐款者」,不給他倆抄,難道要考作文才有善款嗎?

Standard Letter 都作得不錯,最後,他倆都向我說一模一樣的話:「聽說你們要資助我們上學,我很開心,我一定要好好學習,不辜負你們資助。」但我信!我信小朋友不會說謊!我信小朋友會好好學習!我信小朋友不會辜負我的資助!

因此,孤兒助養不能停!

我也不知道我可以繼續助養他倆多少年,但
2009 年一定沒問題!於是,我開始填回通知書,「有水速速磅、無謂四圍望」!

我心中卻在想一件有趣的事:

從感覺上我很坦白說,我其實覺得兩個孤兒樣子都不可愛,我對他倆雖然沒有反感,但也談不上「喜歡」,只覺得「幸好他們不是我的真正子女!」但當然,我這種「坦白而真實」的感覺,兩個孤兒是永遠不會知道的,而我亦永遠不會讓他倆知道的,我亦更永遠不會再將這種感覺向其他人說出來的(因為一旦「坦白而真實」就會好似好衰格)。

而行動上,我會盡力繼續每年助養兩個孤兒,至於
Commitment 會有多久我就不大清楚,可能要再助養十年八年吧,直到他倆大學畢業才算告一段落吧。

我又想,如果換了從那兩個孤兒的角度來看,他倆永遠不會知道我那「坦白而真實」的感覺的!那麼,假如多年後他倆一直得到我的助養,直到長大成人,他倆一定會覺得我這個「捐款者」是「大恩人」、是「善心人」,甚至以為我「
一直很喜歡他倆」才會一直繼續每年助養他們,甚至長大後「千里尋恩人」來香港找我這個「老不死」相聚謝恩﹝救命呀﹞!

殊不知「真相」並非如此!

「真相」是「我其實覺得他倆不可愛」,但他倆永遠都不會知道「真相」的!正正就是這樣子,那麼他倆就可以永遠都生活在愉快中、在幸福中、在想像中、在以為是真實的「真實」中了!

我在想:「人生其實都是如此啊!」

我們其實都可以永遠生活在愉快中、在幸福中、在想像中,只要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真相」!永遠生活在以為是真實的「真實」中!

如果你永遠不知道「真相」是「自己得了絕症」,如果你永遠不知道「真相」是「投資已經輸了」,如果你永遠不知道「真相」是「愛人已經不再愛你」,如果你永遠不知道「真相」是「努力工作是白費心機」,如果你永遠不知道「真相」是「你的子女根本不會孝順你」,如果你永遠不知道「真相」是「根本沒有神和天堂這回事」
如果你永遠不知道「真相」是「曾蔭權根本不想攪好香港」而你還以為自己一直相信的、想像的真實就是「真實」,那麼生活真是多麽「美好」和「幸福」啊!

人生本該如此!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如何應對大波幅上落市 (488)

杜指上周五才大升 494 點(+6.54%),跟著今早周一香港恆指開市卻可以借「花旗銀行可能執笠事件」先跌 420 點以 12,239 點低開 (-3.3%),可見國際股市間已經愈來愈神經質、愈來愈不用邏輯了。究其主因,相信香港仍然是個「炒期指天堂」不無關係,臨近結算,波幅自然增大才有大茶飯。

今時今日,如何應對大波幅上落市,似乎有兩種主流說法:

(a) 置之不理等大約兩至三年當全世界股市恢復元氣後,手上股票自然可以脫身,甚至有所斬獲。持這觀點的人例如有 Tony Measor(他亦不例外「坐了艇」),當中當然有 Value Investing 對個別股票的估值分析因素,但更多支持和認同這觀點的人都是「太湖大閘蟹」(即是各位親愛的股友、你共我也);

(b) 炒上落波幅持這觀點的人以為目前及不久的一段日子都是上落市,炒波幅出出入入,希望拉低成本價,最終可以脫身,甚至有所斬獲。持這觀點最多是「財經演員」,在回答 Phone-in 節目多數如此主張,上望「止賺」、下望「止蝕」,至於閣下的「炒作技術」成不成,就一概與他無關了(因為都教左你「止蝕」啦)。

我對兩派觀點都認同,因為在股市打拚耐了,我不知不覺已經變成了「兩頭蛇」!

我覺得「食碗面、反碗底」的感覺「良好」,如果「置之不理」又可以賺,如果「炒上落波幅」又可以賺,如果「碗面」「碗底」都可以賺,何樂而不為呢?

但這是「樂觀」的看法,是「不負責任」的看法,是「贏左好運、輸左應份」的看法!因為「碗面」「碗底」都可以賺,世界上邊有咁著數既事呀、老友?如果有,你而家都唔使返緊工啦!

人一般只懂向「樂觀」看,特別在「投資世界」更往往如此(而「愛情世界」又往往只向「悲觀」看),所以才會有不少人於高峰時爭相入貨(例如我於
97 時高峰竟然走去買樓啦),但一子錯,之後無論一兩年後才肯「壯士斷臂」(其實「傻佬斷腸」就真),還是堅決持有到目前,賬面上的損失都可以吃去了我五至十年打工的儲蓄,可說慘不忍睹!

但很奇怪,在「投資世界」如果不「親身」衰過,人是不會成長的!

因此,應對大波幅上落市,我認為「置之不理」等運到的贏面非常高,只要
各位親愛的股友在未來三至五年內身體中的明病、暗病、短期病、長期病、男人病、女人病、有得醫的病、無得醫的病都可以控制到、都仍然未如火山般突然爆發出來,我相信「總有一天大家可以享受到投資的果實的!」

至於「炒上落波幅」輸面起碼有
80%,我認為「思想正確」的投資者都是不玩為妙,至於 DNA 中有「賭博因子」的人就由他去死罷啦!